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传销新路

数据孤立无对错,信息关联有乾坤!相信数据不迷信权威。

 
 
 

日志

 
 

(转帖)看洛克如何为邓**断案  

2009-06-05 12:30:32|  分类: 网络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特约撰稿人 邵建 2009-06-03 

邓案终于侦查终结,从“故意杀人”到“防卫过当”,这是目前警方给出的最后结论.下一步,此案当由法院接过去审理了.在法院开庭之前,我建议当地法院集体读一读洛克,看洛克如果面临此案,他会作出如何判决.

洛克(1632-1704)是英国古典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他的传世名着《政府论》专门谈国家政府何以需要的问题(即为了保护公民财产权利暨以此当头的其他各种权利).近代以来,欧美所有的国家俱以洛克的《政府论》为政府存在的合法性依据,因此,洛克的声音值得我们倾听.

在《政府论》(下)第18章中,洛克现身说法,举了两个例子谈其中所蕴含的的法律问题.一,洛克说:如果一个人手持利刃在公路上企图抢劫我的钱包,当时说不定我的口袋里的钱只有十二便士,但我却可以合法地把他杀死.二,假如我把一百英镑交给另一个人,让他在我下车的时候替我拿着,但等到我再度上车时,他却拒绝把钱还给我,反而在我想收回时拔出剑来强力保护那本来属于我的钱.此时,洛克说,我可以合法地将前者杀死,但却不能合法地给后者加以任何伤害.

如果可以比较,在以上情形中,意图不轨的两个人都持刀,都想占有对方财物,而且后者所占有的要比前者大得多.那么,为什么前者置人于死是正当防卫,而同样的结果对后者来说,至少也是防卫过当呢.

洛克的分析是,因为前者运用强力威胁到我的生命,我不能有时间诉诸法律来加以保障,而一旦生命结束,就来不及再诉诸法律了,毕竟法律不能起死回生.这种损失既然是无可补偿的,为防止其发生,自然法便给我以权利来消灭那个使自己与我处于战争状态并以毁灭来威胁我的人.但是,在后一场合,我的生命并不处于危险境地,我可以有诉诸法律的便利,并可以事后通过法律来收回我的一百英镑.

洛克谈论此问题的语境是一个人如何使用强力.在洛克看来,当受害者可以得到法律救济时,他就应该诉诸法律而不是诉诸强力.强力只应该在一个人受到阻碍无法诉诸法律时才被运用.洛克特别说:只有那种使诉诸法律成为不可能的强力,才可以被认为是含有敌意的强力.结合上面两个例子,前一种情形显然比后一种严峻得多.后者持刀是为了保护已经到手的钱,他并不会去要对方的命.前者不然,他并不知道对方藏有多少钱,完全可以(并且这样的案例也很多)以索命的方式获得钱财.因此,这里的问题不是钱的数量多寡,而是生命是否受到迫在眉睫的威胁.

以洛克的逻辑,如果让他来审判此案,这案子的三种可能:故意杀人、防卫过当和正当防卫,他的态度会是什么呢.首先,他会斥责警方水平太臭,甚至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无论如何,邓案与故意杀人无关,故意杀人的“意”是在整个事件发生之前,邓与这三位前世无冤、近世无仇,故不存在蓄意之谋.那么,在防卫过当和正当防卫之间,洛克的判断又会是什么呢,如果按照以上的逻辑,是也只能是,邓女正当防卫,正如死者咎由自取.

和洛克的第一种情形相比,邓面临的虽未危及生命,但却严重危及在邓看来与生命同等重要的身体,以及由此带来的意志刺激.事实上,人的物质生命就是身体,正如同精神生命就是心灵意志.从邓的行为看,她是个宁死不从的人,你可以要她的命,但休想让她的身体和意志服从.因此,那三个男人的作为,从邓的角度,其实就是在要她的命,她当然以命抗争.另外,当时的情形也已经迫在眉睫,且不说一屋之内,力量的对比是三男一女;也不说,那一叠钞票在头上敲打所造成的精神侮辱;即使根据最保守的报道,她已经两次被按倒在沙发上,第二次她才拿起了刀.可见,当时的情形已经被那三个男人逼至你死我活,除非让*邓满足那三个男人,然而,这比死更让她不能容忍.最后,在这迫在眉睫的危险之前,法律已经彻底帮不了她.一是她不可能像事后追讨钱财一样追讨自己的身体,另外,她所处的那个服务场所也无法让她辩白自己.因此,“只有那种使诉诸法律成为不可能的强力,才可以被认为是含有敌意的强力”,由那三个男人所构成的强力,正符合洛克所说的这种性质.这就可以理解,邓是在绝望无助的情况下,拿起了刀.不管它会造成什么后果,此一行为只能解释为“正当防卫”.对这一防卫最终作出正当解释的,不是别的,是自然法,这,也正是人间法律的最终依据.

只有一种情况才是防卫过当:当邓拿起刀,那三个男人落荒而逃,在生命危机解除的情况下,邓却以追杀的方式要了他们的命.然而,此案不是.

在洛克面前,且看我们的法官将如何判决.赠与一句洛克的话:“法律一停止,暴政就开始了.”错判,或有意错判,也是一种停止.

读后感: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在邓案中,还应该注意一个事实,那就是邓的刀刺对方的时间和速度,邓向对方的刀刺是乱出刀,是防止对方接近来保护自己 .很难说清邓一个弱女子当时的心理.恐怕精神紧张恐惧的心理无法控制出刀乱刺的行为.邓不知道出刀会刺到对方什么部位,也不可能知道!更无法知晓自己的乱刺造成什么结果,当然也无法判断自己的出刀乱刺是否能够保护到自己!谈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不过是事后法官的判断,恐怕当时的邓只是下意识的本能反应更符合实际,当时的邓大脑一片空白也不为过.甚至可以想象当时的邓是闭眼乱刺也很有可能.在那种情况下谈什么绝望希望,谈什么防卫正当过当,是对事实的嘲讽,是对人性的亵渎.就像相声小品讽刺歌颂某些人物的作品不顾事实,在被世人认为做好事行为的瞬间,当事人当时想到的种种英雄人物,种种种种......如果看到一个落水的人,恐怕想完了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张思德、白求恩......再去救人,是否还能就活人?也许是成为救人的英雄还是见死不救的懦夫都要另当别论了.

邓案件,法律如何判定其行为,法官如何运用法律扬正祛邪,助弱抑强,匡扶正义,引导民众规范自己的行为,自律他律,在运用法律条文的时候,更要多想想人性,多想想实际情况.法官的理性思维可以在事后缓缓思考,当事人的行为,是否有时间和机会去理性思考,决定自己的行为和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甚至是否符合法律道德种种的理性判断?说邓精神当时不正常,也许是律师为辩护而辩护采取的策略,但我更相信,一个已经受到过性方面侵害的弱女子,面对还继续接近自己的男人,而且已经接触到自己的清白身体,不管是按倒还是推坐,不管是恶声怒骂还是斯文淫笑,当时抓到什么用什么,乱出刀乱挥舞,不想其它也没时间去想,这才是人的本能反应.不这样思维,不这样判断,不这样审理,不这样断案,那法律法官绝不是民间的法律,也许是天庭地府对神仙鬼魂的判案.邓是仙女,邓贵大是妖魔,一个藐视天庭不把天条当回事,另一个维护天条但行为故意出格,总之,仙女和妖魔的事还是让玉皇大帝去管吧.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